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4的文章

香港,香港

香港人這大半個月來都很難受,為著無用的政府憤怒,為著不分是非黑白的盲目服從者而悲憤,為著看不到未來而悲哀。 我也為著自己而感到無力。佔中首兩個星期,我也到了金鐘和旺角支持一班學生,喊過爭取真普選的口號,可是漸漸發現,不論多少人走上街頭,還是會有很多人打著不同的主意,為各種行為寫上不同的註解,政府還是那副嘴臉,很多擁護中環價值的自認很清醒很成熟的成年人繼續一邊指責社會上的不公平不合理卻又一邊說著無用架唔好傻啦認命啦或投訴佔中如何如何阻礙生活。 從今次的事件上,恐懼的不單是站在某個政權前,原來即使數十萬人走出來,不論我們如何不害怕催淚彈和胡椒噴霧,但還是渺小得很,彷彿是愚公移山的艱難。還看見新聞自由的威脅,謠言的可怕,資訊的爆炸,但也看見很多民間的智慧、人間有情、幾代人的互助,這些都是非常可貴的,在大時代大變遷的面前,更應好好珍惜這些價值。 我沒勇氣像戰地記者般走到前線,也沒有留到半夜,最後我還是選擇了照顧我那小小的家,在上班和做家事的縫間聽兩邊的人的說話,分析兩邊的論點,儘管有時還是想不通還是迷失。 而我,還是會選擇站在學生的一方,因為我相信沒有一種爭取不牽涉犧牲,香港的明天如何,就看今天,請讓香港還是我們珍視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