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6的文章

豬腸粉

圖片
我很喜歡吃豬腸粉,街頭小食當中雖然也很喜歡燒賣魚蛋雞蛋仔煎釀三寶,但腸粉在我心中永遠是無可取代的。 小學至中三我都住在牛頭角,那時住的是唐樓,樓下很多車房,但也有些小型商店和食肆,而我最愛去的是一間賣雀粟的鳥店。我當然從沒有養過鳥,吸引我的是那小小的店兼賣腸粉、牛肉球等小食,我還記得那價錢像是$1.2一條,而我每次總會買三至四條。看著鳥店叔叔從那熱氣騰騰的箱子內取出幾條白滑油亮的腸粉,再在鐵盤上鋪上薄薄的吸油紙,手腳俐落地將腸粉剪成平均的長短,然後灑上甜醬、麻醬、豉油和芝麻,那感覺就像觀看表演,內心既興奮又期待,而我每次總是要求多麻醬。 那個年代手機還是稀罕的物件,更別談智能電話,電腦和互聯網也不普及,所以並不會因為有媒體在Facebook的一個post而造成哄動或長龍。那間小小的鳥店只做街坊生意,每當放學時間便會有中小學生去光顧,而每星期只有十元八塊零用錢的我每星期總會去買一次。記得有一次寫信告訴上海的外公時我寫了「豬腸粉」三字,外公來港探望我們時說他讀信時還以為「豬腸粉」是用豬的大腸做的,更一度擔心我吃這種東西會不會因衛生問題而拉肚子,即使到我長大了和家人搬離牛頭角了,外公依然不時提起這童年趣事。 憶起這往事仍歷歷在目,可我已搬離牛頭角十多年快廿年了,而隨著長途電話愈來愈便宜,我和媽媽也老早老早已沒有與上海親戚通信的習慣,那些信也早已消失。去年,外公也仙逝了。外公逝去後我一度非常想念那間鳥店的豬腸粉,有次自己獨個兒回到牛頭角舊居附近,可是鳥店已不復存在,和外公一樣在這世上完全消失了。 那腸粉的味道永遠是最美味的,雖然再也吃不到,但那童年簡單的快樂,外公和我的情誼,卻是永遠在我心頭。現在每次吃腸粉,仍是不自覺的想起這一切。所以我對腸粉有情意結也絕不奇怪呢。 某次下班,同事帶我去吃的腸粉,是荃灣天天素食,可自助加醬。 秋冬總愛憶舊事,我又在想你了外公,真想念以往你每年冬季和外婆來香港與我們同住的時光,現在一切卻已成追憶呢。